房天下 >   资讯中心   > 天津地产圈儿 >   正文

手机看新闻

透过春晚聊聊房

天津地产圈儿 2018-02-15 04:04:18

金鸡振翅辞旧岁,瑞犬腾跃闹新春。

简言之,鸡飞狗跳。

明儿个除夕,除了饺子,总是要瞄一眼春晚的。

但今年的相声小品,在姜昆们的“严格”筛选之下,应该没什么看头了。

不要低俗、不要过激,结果估计就是一派歌唱太平的祥和盛世。

而对于楼市房产这种并不祥和的话题,不奢望会有什么调侃和讽刺。

这让我尤为怀念过去几十年的春晚里,零零星星的对“房”表过态的作品和人。

寂静时,轻咳就是霹雳

有些事,说巧不巧地就发生在一起。

沿用至今的央视一号演播厅,当年正式启用时,迎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98年的春晚。

而98年,还有一个身份,是房改的元年。

但春晚这个舞台上,众人说网络、说申奥、说国足、说世贸,而对于“房”,很长一段时间里,是没有人愿意提的。

直到05年,黄大锤的出现。

那时,黄宏一身民工打扮,扛着一把大锤,晃晃悠悠地“让我砸谁我砸谁”。

进了毛坯房,一锤子水一锤子电,最后一锤子砸出来隔壁的“女”邻居。

小品《装修》(05年春晚)

小品讽刺的是装修乱象,在“房”带给人们的困扰中,这只是冰山一角。

但再小的结痂,都有过流血的痛感。

更多人不愿意戳这个敏感领域的伤口。

06年黄大锤第二次上台,这次不砸墙、不装修,带着俩哥们,话里话外只透着对开发商和物业的怨气儿。

小品《邻居》(06年春晚)

可是,众角色抱怨的台词都说到份了,剧情却在吵闹中匆匆结束,没有下文没有交代,只是在笑声中,打着哈哈就过去了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看黄宏的作品,不差劲,但差点劲儿。虽然紧跟时事,却只是点到即止,带来的效果就是隔靴搔痒。

不过,想想这名22岁时还只是小学水平的文工团特招小兵、中年超配额空降当了八一厂副厂长、52岁从文职干部转为少将军衔的军官明星,不难理解,在他的演艺生涯中,敏感词汇和痛点事件可以提,但不可深说。

将你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

这可能是一种我不懂的语言哲学。

浮皮潦草,不伤颜面,点到即止,话留三分。

但寂静时,轻咳都算是霹雳。当众人噤若寒蝉之时,声音再小,大家也听得清:

房子,绝对不是什么省心的货、省油的灯。

毒舌本善 狠话扎心

有关“房”的作品中,最直白犀利的,一定是08年春晚上蔡明的小品《梦幻家园》。

小品《梦想家园》(08年春晚)

嗲楞嗲楞的置业顾问“为什么小姐”为了业绩,被迫去卖有质量问题的房子。

在她与前来讨说法的业主当面对质时,彼此对话中的火药味儿,已经盖过年味儿。

其中不乏“互踢皮球”、“心机合同”、“虚假宣传”,还将“昧着良心做开发”“捂盘不卖等涨价”等等都骂了一遍。

现在想起这些10年前的讽刺与吐槽,好像就在骂着今天,骂着八方观园在做“捂”状元,骂着众美青城“装”逼上了天。

针砭时弊的台词,真是历久而弥新。

按理说,受过现实压迫的人才更愿意表露对社会阴暗面的讽刺。

那演员蔡明呢?出身优越,家境富足,父母高知,学业和星途都顺风顺水,而后婚姻美满,夫君甚至甘愿做“家庭妇男”去成全她的事业。

穿鞋的怎么会懂得光脚的冷?

不对。吃饱的人,才有精力去管所谓闲事。

所以在我看来,这位如今已年过半百近花甲的奶奶级笑星演员,一直在与时俱进地学习并直言淋漓的现实,我只觉得,她勇敢而单纯。

小品《新房》里,蔡明又换了身份,演了一位霸道的丈母娘,要求是男方若没房,就甭想娶自己闺女。

相爱的男孩女孩在无奈之下,只好借了一套房子想蒙混过关。

一场见面,本该谈论爱情与婚姻,但谈的只有房子、学校、装修,唯独没谈感情。

直到丈母娘打开天窗说亮话,要求在男方的“房产证”上加自己闺女的名字,一切都被戳穿。

老铁们,这一刀,扎心不?

小品《新房》(11年春晚)

一个春晚上的搞笑语言类节目,话说到这份上,真的是够了。

结尾处,在女孩那一句“房子不是家,有爱才有家”的哭喊中,蔡明饰演的这位母亲终究是软下心来。

但是,她在现实中毕竟是个善良的妈,而且还是生养了儿子的有钱妈。

即便她深切地理解了丈母娘对下一代婚房的执拗,但无房单身郎(此处狗年讳狗),个个冷暖自知。

狠话扎心,不过现实是真:

爱情被“房”绑住了,婚姻被“房”绑住了,父母亲情也是,子女教育也是。

甚至,再后来,梦想也被绑住了。

当蔡明带着一大群人登台出演《扰民了你》的时候,异乡人们心中那个关于房租和理想的死结,最终也没有被真正解开。

小品中华少演的房产销售说:“因为卖房,我腰里总有一大串钥匙,我就在想,什么时侯我才能有一把属于我自己的呢?”

小品《扰民了你》(14年春晚)

在一个公众舞台上,一个角色已经在不加修饰地说“理想就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”。

小品《扰民了你》(14年春晚)

理想?98年房子刚入市的时候,谁会想到有一天,一个壮劳力的理想是有一套房子?

世道变得快,让人很意外。

房子之于我们,和以往已经大不相同了。

就像05年天碱拆迁启动的时候,谁会想到有一天,在这块地上会出现一个众人趋之若鹜的万科大都会,而谁又会想到,不过是一个待售楼盘嘛,竟然全款都占不了先机,只有全款并且同意买附加装修的购房者,才有机会。

而通知当晚去交定金的销售来电,是在10点,夜里10点。

不过是买个房嘛,不至于吧?呸。

当年黄渤还穿着蓝翔style的爱马仕在跑步机上说唱:

歌曲《我的要求不算高》(14年春晚)

80平米的小窝,还有个温柔的好老婆

……

养老生病不差钱,有政府来买单

……

食品安全吃得放心,贷款十年就能还清

……

这就是我的中国梦,它很小也很普通

……

“房”已经是我们的动力之本,更是压力之源。

而我们的幸福、焦虑、生活、理想……和“房”,越来越撇不清关系。

这就是这个时代下,我们的新常态。

新常态背后

房子折射出太多复杂的情感,汇集着中国人的众生相。

可是,无生命、无意识的“房”被推到风口浪尖上,这个幕后推手,只可能是我们自己。

我们用“房”对自身进行的压榨和束缚,与其说是肉身对灵魂的凌虐,不如说是灵魂对肉身的暴力。

说人话,如果把活着当做生命质量的底线,房子的品质甚至学区属性,会影响生命体征么?

不会。

但现实是,大房子有面子、占学区有优势,等等等等,房子影响的,是我们能否在活着时,享有更好的体验和尊严。

如此,这种“更好的体验和尊严”,又要如何界定呢?

根本没有界限。

当98年房子正式进入市场时,有关“房子”的“更好的体验和尊严”,是被人不得不忽略的,因为要在金融危机下拼命养家糊口,即便是供娃上学,焦虑的也是要怎么攒钱,才能在十几年后拿得出大学的学费。

而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乘“房”价之势带来的甜头,“更好的体验和尊严”就越来越多元。

而“你有但我没有”的“更好的体验和尊严”,便催促着群众前仆后继。

这不是嫉妒或攀比,这更像是安全感的缺失。

安全感的缺失是什么?就是“怕”。

怕别人都有了房子而自己没有,怕别人的房子越换越大而自己蜗居终老,怕别人的孩子可以读名校而自家娃只有九年义务教育……

每一个“怕”都有一个还没说出口的后半句。

就是,怕会越来越边缘化而成为弱势群体。

正是因为我们总在“怕”,所以那些贩卖安全感的人,才会得逞地用“房子”“大房子”“好房子”“名校学区房”等等挑逗大家脆弱、敏感的神经。

缺乏安全感的人,都是脆弱、敏感而神经的。

我们在纠结和不安,我们在怕,怕我们想要的,别人得到了,但我们得不到。

在“生活被房捆绑”的新常态背后,其实是我们在当下,对于安全感的诉求。

而当一个人觉得自己是安全而满足的那一刻,就是生活从“房”中解绑的时候。

· End ·

新春

快乐

-- 谢谢您关注,转载请联系 --

添加莱昂微信:Leon_tj ,进地产咨询群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房天下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房天下房产圈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精彩评论(0)

回复 还可以输入100

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
Copyright ©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&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.,Ltd 版权所有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318764 举报邮箱:jubao@fang.com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